大字体 小字体
 
 
月夜之海
□ 霍春慧

   看海、踏浪、听涛,一直让久居戈壁的我心驰神往,而当今夜月光之下,铺天盖地的大海就在面前涌动着,荡漾着,我仿佛就坐在一只巨大的摇篮里,与拂过的微风一起轻摆着,眩晕着。
   白天的碧海蓝天在夜幕的掩护下是深邃的,甚至带点忧郁。海天乌蒙蒙一片,分不清天与海的界限,涛声阵阵,海水有节奏地拍打着堤岸,一次次涌向脚边,似乎没有白天的欢歌,宛如述说不尽的心事。
   天空升起弯弯的一勾浅月,挥洒着清澈的光辉,一如千年的冷峻模样。月影摇曳下,领略海的辽阔与壮美,浪的千变万化,在这安详幽深的夜里更显神秘。我脱下鞋子,赤脚走在海边,海水与夜的凉意一起袭来。这样的夜晚适合述说或者倾听,而孤独的我只能倾听海的声音,海的述说。我的思绪随着涛声做着寂寞的旋舞,一时沉溺无法自拔。
   手机里悠悠传来许嵩的 《庐州月》———“月也摇晃人也彷徨,乌篷里传来了一曲离殇。庐州月光洒在心上,月下的你不复当年模样……”是啊,拂去岁月尘埃,你我都不复当年模样,那些纯真、浪漫的情怀都已随风散去,不留痕迹。梦忆往昔,难回从前。
   海浪还在以它固有的惯性唱着不变的歌谣,迷蒙的远处好似藏着无数双眼睛。没有谁能躲得过尘世间注视你的眼睛,犀利的、阴郁的、揣摩的眼神,配上想当然的遐想,会把美好的事物变得面目全非。
   我害怕远处默默注视的眼睛。
   还好,黑夜是温情的,担心你像白天一样被缤纷的色彩迷惑,于是黑夜更像是母亲式的安慰,让一切都安静下来,连涛声也是静静的。
   几条打鱼归来的船停在海边浅水处,黢黑的剪影随涌来的波浪起伏着,犹如跳着轻柔的舞蹈,海面下慢慢涌动的暗流,仿佛在酝酿情绪,积蓄力量。我拎着凉拖赤着脚站在甲板上,小船摇晃几下,又按照原来的频率微动着。我闭上眼睛,感受大海脉搏的跳动。
   从不相信自己是个幸运的宠儿,踉踉跄跄,一路走来,那些无心看风景感受风景的久远往事已成了一个遥远的梦。梦幻中睁开双眼,几颗星光在浩瀚的海天之上,落寞而又静静地闪动着。是谁在说,“能够遥望也是幸福。”立于大海边,仰望星辰,此时的我,什么都可以不想,什么都可以不做,抬头看天,低头看海,漫无目的,驻足发呆。微风低低掠过海面,在海水深情的歌唱中,我遥望到了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。
   幸福遥不可及,却又如此简单。
   我脑海中又浮现出海子的那首诗:从今天起做个幸福的人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……


 
 
 
 
 
       本版责任编辑:韩洪烁 信箱:fukan999@126.com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山东科大报
科大报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