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字体 小字体
 
 
那 片 海
□ 薛尧

   松软的细沙包裹了脚丫,干燥的粒粒分明,随着脚的陷入而滑落,带着太阳晒过的温度,滚烫却很舒服。
   与陆地接壤的沙子们在等待傍晚的来临,它们已经口渴难耐,希望每日例行的涨潮可以来得早些,可以在海水的拥抱中欢快地奔跑,滋润它们的小身体,然而正午的太阳正是热切展现的时候,它毫不吝啬自己的光和热,企图把整个大海的水分都蒸发。
   脚步并没有贪恋这里的温度而停止前进。
   海风穿透了我的发丝,和它们嬉笑打闹着,也吹红了我的鼻子,微醺了我的脸庞,像是刚闻过浓厚的酒一般,让我顿时有些陶醉。踏入这潮湿的沙滩,不再似刚才那般松软温热,而是踏上硬实的陆地,却有着穿透脚心的凉爽,如同经历了冰与火的碰撞。海水翻卷着,撞上了礁石激起了浪花,撞上了我的脚丫,泛起了片片泡沫,卷携着那绿油油的海带,还有白的剔透,红的似霞的贝壳,偶尔裹带着那小小的寄居蟹,海水退去,吞掉了人们在岸上写的话语,也带走了我的一串串脚印,退潮后的沙滩,出现了别样的热闹。孩子们拿着水桶在沙滩上奔跑,争着抢着去找最美的贝壳,那寄居蟹慌不择路,一头钻进沙子里,期待着下一波海水再把它带回海里,也许这次探险他会记得远离浅水区吧。捡起了一根海带,长长的锯齿状的大叶子,带着海里的腥味,甩起来却那般结实。
   赤着脚爬上礁石,那满是蛤蜊扇贝的“遗体”,密密麻麻的太过硌脚,却也使得礁石没有太滑容易爬了些。爬到顶上,看到更远更宽的海面,那一片深沉的蓝绵延到天际,多想张开双臂去拥抱它,投入它的怀抱,那湿湿的海风夹杂着咸味扑到身上,只觉得黏黏的凉爽,登斯石也,则有心旷神怡。大海的宽广总带给我无比的心安,那一句“我爱大自然,艺术在其次”在我心中也有了理解。
   从小对海有一种执念,它就像那片蔚蓝的天空。自古以来,对海的形容莫若“海纳百川,有容乃大”,海教会我忍耐,一容一冷一让作人生信条。海是无声的,无声的接纳一切,愿我一生都可以像这片海一直清澈宽容。


 
 
 
 
 
       本版责任编辑:韩洪烁 信箱:fukan999@126.com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山东科大报
科大报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