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字体 小字体
 
 
最是银杏初黄时
□ 解孟璇

   缘起于某日在学校中捡到的一片微黄的银杏叶,叶柄还是鲜嫩的绿色,向叶边颜色逐渐加深,一轮轮金黄的色彩似乎在述说自己经历的风风雨雨。思绪随秋风渐起,飘回到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地方……不知不觉,已在树下捡拾了三年的银杏叶。说起银杏,便要承认这是一种令人着迷的植物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落叶结果,发芽吐新,无甚变化。或许只有用尺子细细丈量,方能看出一轮春秋又留下了怎样的印记。初到学校时,银杏便已不能环抱,听闻是很多年前就已栽种。
   每至秋末,白果的气味弥漫整个校园,窗子是从来开不得的,即便如此,却还是要从缝隙中闯入几分。抱怨过,苦恼过,如今却觉得格外珍贵。
   三年时间,恍如瞬息之间,不能说成长了几分,却实在是倾注着个中欢喜落泪。如今再回忆起那些往事,竟发现感慨万千。
   忙里偷闲,竟发现从未在校园里好好走走。青岛这座城市,最美不过秋景,天气微凉,却又不至穿得有些臃肿,刚好能流连在楼宇草木之间。学校里有一方池塘,不算很大,伸手触底。池中鱼来回游弋,又不时向水面吐出气泡,荡起环环相扣的涟漪。看多了书本上整齐的蝇头小字,似乎更愿用眼睛捕捉那闪现的身影。总是不甘囿于规则的束缚,一级石阶,就能带来无尽乐趣。或说笑,或用手中的纸牌变幻出各式新奇。虽需要时刻关注老师可能出现的身影,但也不失为一次刺激的冒险,最终会是值得。
   正是因为有这般难忘的回忆,故而才会在看到那片银杏时涌起这样真切的感慨。大概,我们还是会想念。
   想念砖红色微微脱落的墙壁,上面布满着爬墙虎的足迹,一轮春秋,将原本单调的颜色装点出不一样的色彩。想念为数不多的雪日,迎着天际看去,阳光透过雪片的棱角,也被削弱了几分。平整光洁,不禁让人对自然的鬼斧神工心生赞叹。用手指轻触,却以肉眼可视的速度形成一个深陷的坑洞。将心愿播种,希望来年得以成真。想念与三五好友结伴,在校外不远的地方挑选着符合自己口味的美食(后来虽然也曾自己找寻过,却始终没能找回那般滋味)。想念曾经共度忙碌时光的老友们,在彼此的陪伴下,让悲伤和乏味无处可侵……秋暮冬初之即,校园中那条银杏路,感染了冬的气息,我站在季节的门楣,眺望秋冬之际的银杏,阳光穿透满树纯粹的黄,洒在地面层层叠叠的落叶上,呈现出一种静美和风韵。不由得想起了泰戈尔“生如夏花之绚烂,死如秋叶之静美”的诗句。如果说花开是一种温暖,那么叶落就是一种惆怅,轻柔、缓慢,依依不舍中带着淡淡的忧伤。


 
 
 
 
 
       本版责任编辑:韩洪烁 信箱:fukan999@126.com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山东科大报
科大报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