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字体 小字体
 
 
故乡的秋夜
□ 李职贤

   国庆期间,回到乡下老家,日落西山之后,打着手电,走出老屋,来到田野上,晚风徐来,夜凉如水,顿觉心旷神怡。天空中繁星点点,一条银灰色的带子横桓于中天,久违的银河,如梦似幻地出现在眼前,仿佛伸手可触,审视良久,冥冥中,不知今夕是何年,己身如浮游在银河中,不觉有几分眩晕。
   黑黢黢的远山,高低起伏,组成天然的屏障,护佑着怀中的子民们。山下的几间小屋,一些窗户透出一丝或晕黄或莹白的灯火,如惺忪的睡眼。即将成熟的水稻,齐刷刷地竖起利刃似的叶片,好像准备刺破苍穹。饱满低垂的稻穗,像一串串解开的金项链。
   轻纱似的夜雾,笼罩在田野上,不时有一两只蝙蝠的魅影穿过黑夜的波心,流星般消失在黑夜深处。田野中央有个荒废的古井,井水清冽,水平如镜,倒映着璀璨的星空,井壁上长着一层深绿色的苔藓,破陋的井沿,像年久失修的长城,有种沧桑古朴的味道。井水从井沿的豁口,哗哗地流淌出来,沿着一条长满杂草的小水沟,汇入咫尺之遥的小溪。溪水潺潺,唱响动听的小夜曲,细碎的浪花,在星空下反射出银色的闪光,好像有无数小鱼在跳跃。可一群群小鱼穿梭在鹅卵石和瓦砾中间,一些凸出水面的鹅卵石,像大海中的礁石,一只小青蛙一动不动地趴在鹅卵石上面,像在打坐参禅,思考人生。
   溪边有棵柿子树,沉甸甸的果实挂在枝头上,像一个个小灯笼,果树与星空相得益彰,果树撑起星空的深邃,星空装饰了果树的睡梦。
   脚步到处,不时惊起蛰伏于草丛中的草蜢和蟋蟀等,有的嗖嗖地跳进稻田,有的跃到旁边的草丛,心下有几分歉意,这里是它们的天堂,借着夜色的掩护,在这里觅食、求偶或嬉戏,我的贸然撞入,显得那么唐突和冒昧。一些寂寥的秋花开在田埂一隅,细小的露珠在草尖上微微颤动着,像皇冠上的钻石。水沟里,三四尾小鱼泅游其中,时而尾巴轻摇,时而像图钉似的一动不动,五六只田螺懒洋洋地躺在水底,一条隐身淤泥的泥鳅,露出尖尖的小脑袋,一对小眼睛骨碌直转,好奇地打量着周遭的世界,嘴巴一开一阖,不时吐出一两个小泡泡,或许受到惊吓,倏地把头缩入泥中,搅起一丝微浊的涟漪。各种水草织成天罗地网,有的像扁平的绿色丝带,有的像拧成一股的小绳,互相缠绕,彼此牵挂,俨然热恋中的情侣。
   该回去了,走到老屋门口,蓦然回首,看见星空与田野宛然一轴裱于天地之间的巨幅油画,有着一种惊心动魄、臻于化境的美,不觉为之痴,为之醉……


 
 
 
 
 
       本版责任编辑:韩洪烁 信箱:fukan999@126.com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山东科大报
科大报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