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字体 小字体
 
 
许岁月一份静好
□ 刘莹

   曾经,我幻想过长大的样子,现在长大了,又开始想象白发满头的样子。我心中还有另一个我,一个和现在完全不同的我。她活泼,开朗,她可以一个人规划所有事情,她有一个值得期待的明天。她,是青春的代言。她,未来可期。
   现在的我,少不更事,却愿能够跨过群山,越过长河,掠过所有五光与十色,这样一个愿望,只能交给那个不存在的自己。我想她应该是活在世外桃源,她站在风景里,便是一幅别样的画卷,就像她一人在世间的演绎,而你感受到的却是千军万马。她站在金黄的秋叶中,她身在雪白的冬天里,她游荡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,一幕一景,都像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   我见过山水,见过人群,我见过飞鸟去、春夏来,我想,能让时光停下来的只有当我想象那个自己的时候,那时,阳光不再流动,树叶不再摇曳,海水亦是静止的……虽然她是活在想象中的,像六月的白雪,沙漠的暴雨,是几率很小的存在,但她是我全部的底气。
   我越过山川,渡过汪洋,走过仲夏和隆冬,秋色在我掌心荡漾,天渐渐暗下来,夕阳像是醉了酒的诗人,不经意间打翻了上帝的调色盘,染红了半边的苍穹,霞光满天。有人说音乐是慰藉心灵的一剂良药,它会让你忘掉所有的不如意和不快乐,会把所有乱糟糟的思绪拉长,理顺,然后清晰可辨。于是,在每个迷茫路口的无人街角,在每次无眠夜晚的低声哭泣,我会想到听一首曲子,待世界都安静下来,耳朵与大脑再容不下其他。
   大学的生活不再匆忙,不会听到高中清晨的书声朗朗,不会看到飞奔食堂的狼狈身影,日子有时平淡得没有一丝涟漪。目前轻松的课堂,充裕的时间,似乎都让我和我的那个她离得越来越远,远到就像坐落在光阴两岸的山丘,只能远远眺望,却顾不得追逐。就在这时,觉得自己像撒哈拉的一粒尘埃,就算随风飘走,对它也不会产生任何影响,甚至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你的存在。于是终于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了,不为他人,只为自己,为了让心中那个她出现。我慢慢地鼓励自己,就算是尘埃,你也会是最硕大的一颗,就算是树叶,你也会是纹理最复杂的那片。
   时光总是白驹过隙般划过青春,未来的灯光已经缓缓地呈现在眼前,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让自己成长的机会,我不会怀疑自己的能力,我要握住一个最美的梦给未来的自己。
   此生惟愿,不负青春。


 
 
 
 
 
       本版责任编辑:韩洪烁 信箱:fukan999@126.com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山东科大报
科大报首页